管理者论坛
专业源于专注
www. onlyIt. cn   
管理论坛 理论模型 资料中心 企业软件 技术论坛 »

绿色免费专业软件:绝非虚构,千万企业已经选择,赶快行动!!   
人力资源软件 | 进销存软件 | 库管软件 | 客户关系管理 | 财务管理 | 更多免费 ... 战略理论 | 市场营销 | 人力资源 | 组织行为 | 财务金融 | 产品生产 | 经济学 | 专题文章


2004年10月下旬,从江苏传来消息,名噪一时的“黑金大鳄”国洪起正式被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8个月之前,国因一系列金融诈骗犯罪案发被江苏省公安机关捉拿归案。据司法机关初步查证,国洪起曾先后涉嫌利用债券回购,侵吞广东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资产近20亿元,利用虚增国债做抵押骗取广东发展银行贷款7亿元,操纵北京嘉利来项目股权抢夺案,诈骗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投资管理公司资金3亿元。

一连串诈骗得逞之后,国洪起手头的资金逐步进入实业领域,其中大部分都集中在山东,大约有30余亿元的投资,核心企业九九公司年产酒精50万吨,是中国最大的乙醇企业。而现在,九九公司已经贴上了华润集团标签。

国洪起在山东实业投资主要包括九九公司、九都热电、九香油脂、九福饲料、北方大地等十多家企业,设计总投资30余亿元,这些企业都被统一到九九集团这个山头上。国洪起出事后,九九集团所在地山东济宁市政府专门派出了监管小组,全面接管了九九集团的一切事务。

国洪起的大农业梦

现在看起来,靠金融诈骗发迹以后的国洪起的确有意在实业投资领域大干一场,回到老家山东济宁,费尽心机地为九九集团编织了一个“百亿资产,百亿产值,十亿利润,十亿税收”大农业梦。

支撑国氏大农业梦的旗舰企业是山东九九有限公司。据记者了解,九九公司是国洪起在山东介入的第一个项目,位于山东济宁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占地面积62.7万平方米,拥有员工约1000余人,项目于1999年9月9日奠基,2000年11月5日开工建设,到2001年12月25日正式竣工并联动试车成功,次年6月16日正式投料生产。

根据记者在工商部门查询到的资料,成立于2000年9月19日的九九公司注册资本为10亿元人民币,共有3名自然人股东,分别是孙涤非(出资2亿元,占20%)、刘严(出资2亿元,占20%)和国洪新(出资6亿元,占60%),孙涤非担任法人代表和董事长。资料还显示,孙涤非是合肥市中市区人,出生于1973年5月。在这里,国洪起并没有直接出面,但三个出资人却和他都有亲属关系,其中孙涤非乃国洪起的妻子,刘严是国洪起的妻姐,国洪新则为国洪起的亲弟弟。国洪起出任后来成立的九九集团管理委员会首任主席兼总裁。

九九公司的产品主要有四大类:酒精(包括能源酒精和食用酒精)、DDGS(高蛋白饲料)、玉米粕以及玉米胚芽油等。根据规划,该公司总投资为人民币21亿元,其中固定资产投资15亿元。设计产能为年产酒精50万吨,高蛋白饲料31万吨,玉米胚芽油4.5万吨,优质玉米粕11万吨,九九公司所用原料主要是玉米,满荷运转后,每年可消耗玉米150余万吨。

根据当时的测算,此项目投产后预计每年可实现销售收入25亿元以上,实现税金2.13亿元,实现利润2.78亿元,税后投资回收期为6年(包括建设期一年)。达产后,九九公司年产酒精50万吨,占整个市场份额的1/5;年产DDGS32万吨,占整个市场份额的1/3。

接着,总投资1.2亿元的九福饲料公司又在九九公司西侧上马。九福饲料的生产能力为年产100万吨,来自一墙之隔九九公司廉价的电、水、汽以及DDGS、胚芽粕等饲料原料将是其主要优势。

产业链继续延伸拉长。这一次,国洪起的目光落在了济宁市下属泗水县的国家农业产业化重点项目——鲁西黄牛综合开发基地。该项目由原国家计委批复后资本金却迟迟不能及时筹措到位。2001年10月,赛克赛思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九九集团在北京地区的投资机构,以下简称赛克赛思)出面与泗水县政府、泗水县牧工商总公司和北京赛克赛思公司在北京签订新的合作协议,组建北方大地牧业集团,赛克赛思出资1.35亿元,占90%股份,泗水牧工商以土地作价出资1500万元,占10%的股份。

北方大地下设首席科学家工作室、专家顾问委员会、生物技术研究院等14个职能部门和5个二级专业公司,集专业肉牛育肥、肉食加工、皮革制造、饲料加工、食品加工、出口贸易为一体,占地面积30公顷,总投资6.6亿元,准备从西班牙等欧盟成员国全套引进年屠宰15万头牛及年加工牛皮15万自然张的两条生产线,投产后可以达到年销售额20亿人民币。

2002年12月9日晚,很少在济宁露面的国洪起出现在山东九九有限公司五楼会议室,召开了中层以上管理干部会议。据记者了解,国洪起作了题为《组建、办好“山东九九集团”,全面加强产业链建设》的讲话,和盘托出了其大农业计划,提出了在济宁市建设一条集工业、农业、畜牧业、商业和生命科学产品为关联的产业链构思,并列出时间表,要在三年内实现“百亿资产,百亿产值,十亿利润,十亿税收”,将来成为国内一流和国际一流的企业。

追债浪潮

建在沙滩上的大厦终究不会牢稳,系列诈骗的败露让国洪起的实业梦只能是一枕黄粱。

据报道,在银监会早些时候披露的慎贷企业“黑名单”中,九九集团赫然在列。其实,九九集团的债权人自2004年3月底就开始行动了。“自从媒体披露了国洪起出事的消息,我们门前经常聚集着数十位要账的人,一堵就是好几个小时,甚至一整天。”九九集团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据记者了解,到九九集团追债的人主要有三类人,一是当地农民,他们将收购而来的玉米卖给九九后没有立即拿到钱;二是一些为九九提供设备和建设工程的企业;三是发放贷款的银行和信用社。

知情人士透露,由于九九的主要原料是玉米,2004年3月份之前,当地许多农民收购大量玉米后向九九出售。“这些农民很多都是向亲朋好友拆借资金来收购玉米的”,到了国洪起案发后,他们成了承受能力最弱的受害者。据说,在四五月份,最多时甚至有100多位讨债者跪在九九公司的大门口,每当此时,九九公司的40多名保安都集结在门口,防止农民们冲进厂区。“他们打着还我血汗钱的条幅,在太阳底下跪着,的确很可怜。”一位当时的目击者讲。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农民债权人的处境有了转机。在屡屡催还玉米款遇挫后,一位农民自感要钱无望,终于无法承受各方压力,绝望地喝下农药自尽身亡。此事在济宁当地闹得沸沸扬扬,也引起了政府的极大震动,决定首先还清九九对个人尤其是农民的欠款。一位政府工作人员说,市里拿出了5000万资金解决拖欠农民的玉米款。对于政府出资的说法,消息人士则给出了另外一种解释,其实政府并没有真正掏钱,而是变卖了九九公司的一些库存产品(主要是酒精)和先前购买的设备(电缆等)。

和农民相比,给九九提供设备的厂商更惨。“政府说了,现在只能还个人的钱,法人单位都得等着。”一位债权人告诉记者,“当地20多家企业结成联盟,联名讨债数次,但都未果,这20多家企业涉及债务两三千万。”还有一些建筑安装公司也是欠款大户,其中仅一家安装公司就有4000多万。“政府开始称年底可以结账,后来又说两年后结账,但一切都是未知数。”另一位债权人无奈地告诉记者。

更让政府头痛的是九九欠银行的贷款。根据记者调查到的情况,九九公司在济宁的贷款大约有5亿元。其中欠款最多的是农行济宁开发区支行(九九公司的开户行),共有3亿余元,抵押物是九九公司的土地、房产以及机器设备。九九公司还分四次共向交通银行济宁分行贷款1.35亿元,其质押物是香港建辉投资有限公司(由国洪起控制)所持新都酒店(000033.SZ)公司法人股股权。此外,还有一些信用社等单位的贷款,总额在几千万元左右。

还牵扯到了信托公司。去年5月份,山东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为九九集团下属的北方大地和九福饲料等公司共发行了2亿元的信托,向其提供了相应额度的资金。2004年8月2日,山东国投资金信托部门的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已经知道九九集团涉嫌刑事问题,但是当初与赛克赛思投资有限公司签订的是国债投资与信托合同,赛克赛思将其相当于整个贷款额度的115%的信托资金委托给山东国投进行国债投资,现在该国债在山东国投。该人士称,山东国投已经将那些国债冻结,以后将予以变现,归还投资者的本息。

为了填补国洪起消失后的管理真空,济宁市政府于今年4月份向九九集团派出了企业监管组,专门应对各方面的问题。“现在,不管是催债还是谈收购,都要找监管组负责人王强国联系。”一位九九集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日前,记者在九福饲料办公楼见到了王强国,但正忙着接待各方来客的王强国不愿意接受记者的采访,“我有权保持沉默”。

在监管组的斡旋下,九九集团的众多债权人已经趋于平静,不再采取追债的行动,并撤消了付诸法律的诉讼程序。“市里已经明确地告诉了我们,现在九九公司除去所有债务后还有数亿元的净资产,等华润完成了对九九公司的收购,还给我们钱没有任何问题。如果现在逼得太紧,那企业就倒闭了。”

华润得利

国洪起出事成就了华润集团在酒精行业称霸的梦想。

2001年6月,华润集团董事长陈新华提出了要做“成为亚洲最具有实力的酒精生产商和分销商”的目标。但是,设在黑龙江肇庆市的华润酒精有限公司只有每年24万吨的产能,相对于全国每年280万吨的总量,尚无法左右市场。尤其是自2002年6月九九公司的50万吨规模的生产线投产后,偏居东北一隅的华润酒精开始感到更加落寞。“本来国内酒精企业规模都比较小,年产10万吨就没有几个,但九九的出现开始让华润感到了压力。”陈如柏说。陈如柏原本就在华润,后来投奔九九,绕了一圈后,现在又回到了华润。

其实,在九九刚刚开工时,华润就派人到济宁准备找机会与九九合资,但当时国洪起似乎并不缺钱,再加上价格上的分歧,最终没有走到一起。进入2004年,国洪起出事后,济宁方面甘愿“吃回头草”,又邀请华润过来参与九九集团的重组工作。

经过几轮谈判,华润酒精有限公司济宁分公司的牌子取代了山东九九有限公司。华润酒精有限公司济宁分公司办公室主任陈如柏说,现在属于租赁经营,签订了为期一年的租赁协议,时间从今年7月1日算起。济宁政府传出的消息是,不出意外的话,并购在半年内即可完成。

陈如柏介绍说,华润主要是和监管组以及济宁政府方面进行并购方面的谈判,已经不牵扯原来的投资人,应该说政府掌握的这些资产都是合法有效的。陈如柏认为,如果华润此次并购九九失败,估计再也没有企业敢接手。

华润何以对九九情有独钟?陈如柏说主要是九九的规模、设备、人才让华润心动,入主九九后,华润酒精的产能将达到74万吨,占国内整个行业的1/4,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政府主导清盘

九九集团曾经是济宁招商引资的样板企业。2004年2月10日,济宁高新区召开2003年度总结表彰大会,对在九九集团项目引进和建设过程中,贡献突出的引荐人韩法轩(济宁心声集团董事长)、吴学军同志进行表彰,韩、吴分别获得325.5万元和212.5万元的巨额奖励。当地政府主要领导不止一次地重复:“这样的一个大型项目,投资者最初并没有打算把它定在济宁,是市委书记、市长、副市长亲自去做了大量艰苦工作才使这个项目最终落户在济宁。市领导一次次东上西下,一遍遍苦口婆心恳切邀请;前后进行的综合性、政策性、技术性正式谈判就有30多次。”

据说,国洪起当初选择济宁,除了政策上的优惠,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国原籍为济宁所属的曲阜。济宁政府对九九也是投桃报李,不光在土地方面提供方便,甚至把九九公司门前的开发区主干道命名为九九大道。

但是,曾经的辉煌只能属于过去,当前地方政府所能做的只能是为国洪起留下的烂摊子寻找接力者:除了最核心的、投资最大的九九公司,九九集团的其他资产也在政府的主导下有条不紊地清盘。

九福饲料是九九集团全资子公司,占地面积93000平方米,记者在现场看到,偌大的九福厂区,寂静无声,几乎没有人走动,10余亩的前院里长满了1米多高的野草。一位工作人员说,这里本来是准备栽种花草的,但已经无暇顾及,上半年甚至还种了一季小麦。

泗水县城西20里处有一块30公顷的地块,按照国洪起的计划,这里本应是上马从西班牙等欧盟成员国全套引进年屠宰15万头牛及年加工牛皮15万自然张的生产线的地方,竣工时间应该就是今年。但记者在现场看到的只是满地绿油油的杂草,几个牧羊人悠闲地踱来踱去。只有地块东侧,几栋厂房正在施工,但已经和国洪起无关。

据说,国洪起雄心勃勃的总投资6.6亿元的黄牛计划几乎没有实施。只是投资2000余万元在泗水东部的星村建设里育肥基地,主要是收购当地农民的黄牛进行育肥,然后委托东营大王集团进行加工。而现在,星村基地只留下了两个看门人,所有的员工都已在2004年4月份遣散。

北方大地喊得很响,但似乎一直缺钱。以规划中的黄牛交易市场为例,几次说资金到了要剪彩开工,几次又流产。到最后,星村基地由于收购当地农民的黄牛,还欠下了一些债务。

国洪起走了,无可奈何之下,拥有北方大地10%股份的泗水县牧工商总公司被迫独自前行。“现在建设厂房的就是牧工商总公司,已经和九九没有任何关系。”当地人介绍说,“原来总投资规模比较大,现在小多了,总投资额现在只有8000万,原来计划是每年加工15万头牛,而现在只有6万头。”据了解,该项目已于2004年5月18日开工建设,12月底建成投产。

泗水县鲁西黄牛项目办公室的一位人士说,国洪起出事后也有人打电话过来要资料表示有意接手,但最后都没有回音。毕竟原来的投资方涉嫌刑事犯罪,谁也不愿意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我们现在先自己做,等这个事平静了,自然有人愿意合作。

编辑/刘黎明


绿色免费专业软件:绝非虚构,千万企业已经选择,赶快行动!!   
人力资源软件 | 进销存软件 | 库管软件 | 客户关系管理 | 财务管理 | 更多免费 ... 战略理论 | 市场营销 | 人力资源 | 组织行为 | 财务金融 | 产品生产 | 经济学 | 专题文章

[ 电话:0571-85462761 王先生 QQ: 124520435 加入软件QQ群 - 中国杭州 - 浙ICP备060220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