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论坛
专业源于专注
www. onlyIt. cn   
管理论坛 理论模型 资料中心 企业软件 技术论坛 »

绿色免费专业软件:绝非虚构,千万企业已经选择,赶快行动!!   
人力资源软件 | 进销存软件 | 库管软件 | 客户关系管理 | 财务管理 | 更多免费 ... 战略理论 | 市场营销 | 人力资源 | 组织行为 | 财务金融 | 产品生产 | 经济学 | 专题文章


我出生在湖南省衡阳市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1998年大专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一家县级企业工作,每月领到的工资只有区区几百块钱。第一次发工资后,我兴奋地把钱全部交给了父母,母亲数了数,眼里的火花顿时黯淡下去。看着她失望的样子,我难过极了。在哥哥花了十几万块钱做了换肾手术,每月都还要花钱治病的情况下,父母还是举债供我上完了大学。他们本以为我毕业后可以挣大钱改变家里的处境,谁知我回报他们的只有杯水车薪。

1999年2月,我辞职了,背着简单的行李南下深圳打工。凭着大学文凭和不俗的外表,我顺利地进入宝安区一家公司做文员,月薪1200元。每次领到工资后,我只留下300元钱做生活费,将剩下的全部寄回家,但依然不够家里的开支。

公司的老板刘宝山是台湾人,四十来岁,长得温文儒雅,一表人才。尽管拥有几千万元的资产,但他不像一些有钱的老板那样飞扬跋扈,对员工们非常和蔼。

1999年7月,家里来信说哥哥没有钱做透析了,要我寄些钱回去。当时我身边只有200块钱,那一整天我心绪不宁。下班同事们都走后,我又为钱的事发愁,忍不住哭了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刘宝山来到我面前,关心地问:“你怎么了?有什么困难?”我哭着把自己的难处告诉了他,刘宝山想了想,认真地说:“明天你去财务部领5000块钱寄回家。”我以为他不过是安慰我而已,直到第二天财务部打电话叫我过去领钱,我才知道刘宝山是诚心诚意的。

当天下午,我把钱汇回家后,感激地对刘宝山说:“谢谢您,这钱就算我借公司的,你从我工资里扣除吧。”刘宝山看着我的眼睛,柔声说:“员工的家庭有困难,公司怎么能袖手旁观呢?”一股暖流顿时涌上我的心头。

两个月后,母亲打电话告诉我:“你一个星期前寄回来的4000块钱已收到了。孩子,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也不要太苦了自己。”我感到莫名其妙,自己何时给家里寄过4000块钱?想来想去,公司里只有刘宝山知道我家里的情况,莫非是他?

下班后,我鼓足勇气来到刘宝山的办公室,向他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他一下子就承认了。我百感交集地问他:“我们非亲非故,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我?”刘宝山突然拉住我的手,真挚地说:“阿梅,你身上有一种清纯的气质,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上了你,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我一把挣脱他的手,大声说:“这怎么可能?你是大老板,我不过是个普通的打工妹,我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刘宝山的眼角突然涌出了泪花,他断断续续告诉我,他和妻子去年就离婚了。这段婚姻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激情,直到遇见了我,他的激情才又被点燃了。

爱如潮水,感情的降临是那样不可遏制。很快,刘宝山便在外面租了一套两居室,我们同居了。

这年春节,刘宝山陪我回家过年。他买了大包小包的礼物,并给家里人和每一个亲戚都派发了红包。父母高兴得合不拢嘴,当得知刘宝山是老板时,他们顿时兴奋得眼睛发亮,自言自语地说:“这下好了,我们的苦日子可到头了。”

考虑到家里的木板床太硬,睡着不舒服,父母立马跑到县城,买回了一张席梦思让刘宝山睡。家里的碗筷总是洗了又洗,唯恐刘宝山看不顺眼。那几天,家里人把他当做贵宾一样看待,父母更是寸步不离地陪着他。

正月初五,我和刘宝山回到了深圳。家里的电话随后就打了过来,母亲说:“小梅,家里的情况你也清楚,我们这个家就全指望你了。”我明白母亲的意思,在我的要求下,刘宝山给了我父母6万块钱,帮他们还清了所有的债务,开春后,他又寄回我家4万块钱,让他们建起了一栋漂亮的两层楼房。我哥哥的医药费也全由他负担……

家里的生活一下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母亲常常感慨说:“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啊,我们生了一个这么好的女儿!”

我成了亲人眼里的一棵不倒的“摇钱树”

不久,刘宝山劝我别上班了,在家做“全职太太”,我没有同意。我是知识女性,应该有自己的事业。2001年3月,母亲打电话对我说:“你姑妈的儿子在家里没事干,他想来深圳,你给他找点事做吧。”姑妈对我们家一直很照顾,尽管她儿子初中都没有毕业,但我还是让他来到深圳,在刘宝山的公司里做了一名勤杂工。

有了这个先例,我老家的亲戚一批一批地往我父母那里赶,让我父母要求我为他们安排工作。我为难地对母亲说:“妈,公司不是我开的,也容纳不了那么多人;再说,他们都没有文化,能干什么呢?”母亲一下子生气了:“小梅,这些亲戚都曾经帮过我们,现在他们有困难,你要拉他们一把。再说,你帮了他们,我们脸上也有光啊!”

我拗不过母亲,只得答应了她的要求。很快,就有三四个亲戚来到深圳。刘宝山理解我的苦衷,把他们都安排进了公司。

见我这么有“能耐”,一些亲戚连招呼都不打,就往我这里赶,我有些招架不住,劝他们回去,他们很不高兴。无奈之下,我只得向刘宝山求救,他将公司下属一个玩具厂交给我管理。于是,我把亲戚们全部安排在玩具厂里打工。他们高兴得不得了,父母更是兴高采烈:“小梅,你真为我们家挣足了面子,现在我们出去,乡亲们对我们恭恭敬敬的。”

父母的话让我在心酸的同时又感到一丝安慰。我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工作上,我知道,只有把工厂经营好,我的这些穷亲戚才有饭吃。

在我的苦心经营下,工厂的效益一直不错,亲戚们每个月能拿到800元以上,这是他们在老家几个月的收入。亲戚们得知我和刘宝山还没有登记结婚,多次对我说:“现在有钱老板没几个不花心的,你赶快和他结婚吧,这样就保险了。”我觉得亲戚们的话有道理,于是我又催促刘宝山与我结婚,他对我说:“这事急不得,得慢慢来。”

2001年10月的一天,我去刘宝山的公司办事,他不在,在他的办公室里,我无意中发现他“前妻”写给他的信,好奇地打开一看,原来他们根本没有离婚!我发疯似的冲回家,大声质问刘宝山:“你这个骗子!你把我害得好苦。”刘宝山一把抱住我:“阿梅,我和妻子早就没有感情了,我爱的是你。你给我时间,我一定和你结婚。”

我哭着把刘宝山的情况告诉了父母,母亲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呢?这个骗子!小梅,你赶快离开他!”

当天晚上,母亲给我打来电话:“小梅,我们要慎重对待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我斩钉截铁地说:“我要离开他!”母亲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没想到几天后,父母竟然千里迢迢赶到深圳。把他们安顿下来后,母亲愁眉苦脸地对我说:“小梅,我们家的一切都是刘宝山给的呀,你要是离开了他,我们指望谁?”父亲也接着说:“要是你离开他,他肯定会把工厂收回去,你哥哥的医药费谁负担?这些亲戚们到哪里去找饭吃?”这就是生我养我的爹娘说的话?我强压住心头的怒火,大声说:“难道我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跟他过一辈子吗?我以后还怎么嫁人?”

当天晚上,亲戚们来看我的父母,得知我的情况后,令我意外的是,他们没有半点蔑视我的表情。姨妈的女儿忧心忡忡地说:“我儿子要上高中了,需要一大笔钱,家里还指望着我呢。”每个亲戚都说出了一大堆困难,仿佛离开我他们就无法生存。他们对我说:“小梅,你就是一棵大树,我们都在你的手下讨生活。要是工厂没有了,我们该怎么办啊?”

想不到父母和亲戚们立场这么一致,似乎我要离开刘宝山就是罪魁祸首。我欲哭无泪。

两天后,刘宝山来看望我父母,他不仅带来了大包大包的礼物,还有一笔钱。父母脸上的尴尬很快就被笑容代替了。刘宝山走后,我再也无法控制心中的愤怒,对父母大发脾气:“你们这不是在卖女儿吗?我一定要离开刘宝山,让你们的希望统统落空!”

母亲突然放声大哭起来,边哭边诉说把我拉扯大,供我上大学的艰辛。当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泪水一次又一次打湿了我的脸。要是我真的离开了刘宝山,家里的支柱也就倒塌了,父母和亲戚们会原谅我吗?但就这样一直跟着刘宝山,我幸福的明天在哪里?

爱情在亲情裂变中溃败

见我不再提离开刘宝山的事,父母长长地舒了口气。半个月后,他们回到了老家。

2002年4月,我做了第三次人流手术。我再一次找到刘宝山,逼他离婚和我结婚。刘宝山这才露出了他的真面目,说:“实话告诉你,我岳父家的势力太大,我是不可能与妻子离婚的。”恼羞成怒的我狠狠地扇了他一耳光。刘宝山捂着火辣辣的脸,一字一顿地说:“你要离开我,现在就可以走,但工厂我得收回,你什么也得不到,你那些穷亲戚也一个个给我滚蛋!如果你还想跟我过,就永远别提结婚的事!”

刘宝山的话像一记记重锤,把我的五脏六腑敲得粉碎。我疯了似的冲进房里,趴在床上失声痛哭。

我隐隐约约地向亲戚们透露了自己将要离开工厂的打算,让他们做好思想准备,以后自谋生路。亲戚们一听就急了,很快,父母的电话就追了过来:“小梅,你又怎么啦?”怕他们再次跑到深圳来,我违心地告诉他们:“没事,这么多亲戚都指望我吃饭,我怎么能离开工厂呢?”

2003年6月,在一次业务往来中,我认识了蔡平,他是一家公司的白领,为人真诚善良,我们很谈得来。得知我管理着一家工厂,他睁大眼睛说:“小梅,你真有本事!”此后,蔡平经常给我打电话,约我吃饭,看电影,每次,我都以工作忙为借口推辞了。有一次,蔡平请我看演出,一连打了五六个电话,为了不让他难堪,我终于去了。演出结束后,蔡平大胆地对我说:“小梅,我想和你在一起,你能够接受我吗?”我含含糊糊地说:“让我好好想想。”

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蔡平那双真诚的眼睛总在我的眼前浮现。我知道他是认真的,但以我目前这种身份,怎么有资格接受他的爱?如果他知道了我这种情况,他还会接受我吗?

那天,蔡平又找到我,要我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我鼓足勇气对他说:“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有些事要处理。”我知道,只有尽快离开刘宝山,自己才有资格接受蔡平的爱,与他光明正大地在一起。

第二天,我给母亲打电话,平静地说:“妈,这次我下定决心,一定要离开刘宝山,我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地跟着他一辈子!”母亲着急地说:“那你要我们怎么办?难道你让我们再回过头去过苦日子?”

几天后,父母又赶到深圳来了,他们苦口婆心劝我不要离开刘宝山。我平静地对他们说:“有个男孩子对我很好,我也喜欢他。”母亲一下子急了:“孩子,家里现在还需要刘宝山,那个男孩能给你带来什么?”我气不打一处来,大声说:“天底下哪有你们这样的父母?你们还有没有人性?”父亲的脸涨得通红,重重地扇了我一耳光。我捂着脸,伤心地痛哭起来。

几天后,我找到蔡平,准备把自己和刘宝山的事告诉他。没想到还没等我开口,蔡平就冷冷地说:“你的亲戚们把你的事都告诉我了,小梅,想不到你是这种人!”我流泪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他,蔡平没有说话,复杂地看了我一眼,抽身而去。

我以为一段真爱就此离我而去,犹如万箭穿心。没想到一个星期后,蔡平给我打来电话:“小梅,我想带你走。你和我一起去珠海吧!”

第二天,我和蔡平一起找到父母,告诉他们我准备离开工厂,永远和蔡平在一起。父母顿时大哭起来。我冷冷地瞟了父母一眼,准备往外走。母亲突然歇斯底里地叫道:“你走,我和你爸就死在你面前!”

这时,亲戚们全都赶来了,父母和他们突然齐刷刷地跪在我面前,哭着说:“小梅,你走了我们怎么办?你不答应我们,我们就不起来!”父母和亲戚们的眼里全是泪,我也一下子跪在地上:“求你们放过我,你们只顾自己,有没有为我想过?”蔡平想把我拉起来,我父母大声对他说:“这是我们的家务事,你一个外人在这里干什么!”蔡平只得尴尬地走了。

最后,还是父母站起来,他们把我要离开工厂的事告诉了刘宝山。刘宝山轻蔑地说:“小梅要走可以,但工厂我得收回来,你们这些亲戚都得走。”父母没想到刘宝山会这样回答,忙应允说:“你放心,我们会说服小梅的。”

父母在深圳住了下来,每天一有机会就拉住我絮絮叨叨。我只得给蔡平打电话,向他倾诉自己的烦恼。蔡平安慰我几句后,总是问我:“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刘宝山?”

渐渐地,蔡平开始对我冷淡起来,终于有一天,他无可奈何地告诉我:“小梅,我觉得自己的力量太渺小了,你背后的亲人像横亘在我们之间的一座大山,我们是翻不过去的。”

我欲哭无泪。我想,自己必须离开刘宝山,否则,我错过了一个蔡平,还会错过第二个第三个,真爱的光芒永远不会照到我身上。

我决定离开深圳去北京发展。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父母,他们哭着说:“你哥哥的病加重了,我们得马上赶回去。”我紧张地问:“哥哥的病不要紧吧?”母亲叹了口气说:“医生说,他还要动一次手术,这又全指望你了。”

经过了这段情感涅,我明白了:人生中值得珍惜的不是物质的享受,也不是所谓的声誉,更不是那种无谓忍让没有理性的亲情,而是一种平平常常有尊严有爱的生活。

(宋明摘自《人生》2004年7月)


绿色免费专业软件:绝非虚构,千万企业已经选择,赶快行动!!   
人力资源软件 | 进销存软件 | 库管软件 | 客户关系管理 | 财务管理 | 更多免费 ... 战略理论 | 市场营销 | 人力资源 | 组织行为 | 财务金融 | 产品生产 | 经济学 | 专题文章

[ 电话:0571-85462761 王先生 QQ: 124520435 加入软件QQ群 - 中国杭州 - 浙ICP备060220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