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论坛
专业源于专注
www. onlyIt. cn   
管理论坛 理论模型 资料中心 企业软件 技术论坛 »

绿色免费专业软件:绝非虚构,千万企业已经选择,赶快行动!!   
人力资源软件 | 进销存软件 | 库管软件 | 客户关系管理 | 财务管理 | 更多免费 ... 战略理论 | 市场营销 | 人力资源 | 组织行为 | 财务金融 | 产品生产 | 经济学 | 专题文章


中学女教师状告情人不认亲生女儿,却因为女教师的前夫忽然到庭指证昔日情敌而一时沸沸扬扬:为什么被妻子抛弃的男人在重建家庭之后,竟然不计前嫌,出庭为他所不齿的前妻作证呢?

不久前,在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二审开庭之后,记者独家采访了这个由三个同窗好友演绎的恩怨故事。

新婚前夕她与男同事相拥而泣

1988年9月,来自皖南农村的沈正言、方小甜、赵中亚一起来到合肥市,就读于安徽师范大学。同窗4年后,他们又一同被分配在安徽黄山风景区的一个县城中学任教,沈正言和赵中亚教数学,方小甜教英语。在学校,沈正言和赵中亚处处把方小甜当小妹妹看待,他俩不管是谁去省城学习,都要给小甜带点小礼品。当有一天,方小甜把沈正言给她买的一套时装穿在身上时,赵中亚一整天除上课外没有说一句话,他明显地感受到,方小甜在经过仔细考虑后,终于选择了沈正言。赵中亚悄悄地退了出来。

一天下班后,沈正言与方小甜手拉手地来到赵中亚宿舍,宣布他们要结婚了。这消息对赵中亚来说一点也不突然,他知道,他们早已同居,结婚只不过是举行一个仪式而已。

那天,沈正言去省城购置结婚用品,午后方小甜被赵中亚喊到房间。面对快要成家的方小甜,赵中亚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泪眼模糊地说:“小甜,你知道,我和沈正言同样爱你,只不过我慢了一步,才落到今天这样的结局。当然,无论是谁,你只能嫁给我们其中一人,注定有一个人永远为你伤痛着。”方小甜连忙拉起赵中亚,面对这样一个同学、同事,且又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小甜不免也伤心地流起泪来:“中亚,快起来!我也放心不下你啊,如果这社会能让女人嫁二夫,我一定选你和正言。可那是不现实的呀,你还要振作起来,你会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人的……”那个中午,他俩紧紧地抱在一起,虽然没有突破男女之间的最后一道防线,可彼此的爱怜已到了极致。上课铃声响了,方小甜整了整衣角,跨出了赵中亚的房门,赵中亚从此在痛苦中熬过了数年。

1995年10月,沈正言与方小甜有了感情的结晶,他们的儿子降生了。沈正言给儿子取了一个遂心的名字叫聪聪。天随人意,聪聪果然聪明伶俐,淘气可爱,2岁识数,3岁背诗,4岁就能用拼音写一段小文章。伴着孩子成长带来的欢乐,加之工作上夫妻双双连年被评为先进,这个年轻的家庭整日在笑声中度过。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00年5月10日的早上,聪聪发起了高烧,沈正言给孩子喂了些药,眼看上课时间就要到了,而上早读的妻子还没回来,他决定把孩子留下先去上班。临走时叮嘱孩子说:“宝宝别到外面玩,妈妈下早读就要回来了。”懂事的聪聪喝了药后就躺在沙发上睡去了。方小甜下早读课回到家里,看到聪聪脸烧得通红,连忙把孩子抱到医院。然而为时已晚,聪聪再也没有醒来,这对年轻的父母永远失去了他们的爱子。

悲痛之中 她还了男同事一笔情债

失去儿子后,方小甜这个家坍塌了,夫妻两个互相抱怨,甚至发展到仇恨的地步。这天两人又争吵起来,“连个孩子都照顾不好,算什么女人,还自诩为贤妻良母,不觉恶心。”沈正言与平时判若两人,他对着方小甜吼得两眼发直,“你知不知道,做母亲的失职让你亲手杀死了聪聪!”发完一通火后,沈正言甩手跨出了家门,几个月后在学校领导的催促下才回到家里。

捧着儿子的照片,方小甜整日以泪洗面。学校外不远处有一个池塘,夏季里满池塘的荷叶,郁郁葱葱,方小甜常常带儿子来这里乘凉。这天傍晚,方小甜不知不觉又走到荷塘边。荷花依旧开放,身边却再也没有了聪聪的欢声笑语。倚着杨柳,方小甜不禁潸然泪下。

“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自己要保重身体。”声音熟悉而轻柔,方小甜知道,站在背后那个宽慰自己的人一定是赵中亚。这些日子,失去了爱子的消息她没有告诉双方父母,丈夫又不见踪影,承受巨大伤痛之时最需要一声安慰。她把头靠在了老同学的手臂上,酸楚的泪奔涌而出。

在沈正言与方小甜结婚的第3年,赵中亚与城关小学的一位女教师成了家,次年生了个女儿,小家庭的日子虽过得和和睦睦,可他一直放不下对方小甜的暗恋。得知方小甜失去爱子,尤其在沈正言离家出走之后,赵中亚觉得沈正言不该把聪聪死亡的责任全部推到方小甜身上,尤其是沈正言出门数月杳无音信,这更让赵中亚不能理解。越是这样,赵中亚越是同情方小甜,越是同情,心中那股久蓄的爱就不自觉地升腾了起来。

赵中亚捧起方小甜的脸,为她轻轻地擦去泪水。这一刻,方小甜感情的闸门一下了打开了,她捶着赵中亚胸口,边哭边说:“中亚,当初你为啥没有他那样大胆啊,要是我俩结合,你说,会有今天吗?聪聪的死已经有了结论,完全属于医疗事故,这事也得到了处理,可他就是一个劲地怪罪我,聪聪是他的儿子,也是我的儿子啊……”

不知不觉,方小甜在赵中亚的搀扶下走到了赵中亚家门口。方小甜转身要走,赵中亚悄悄地告诉方小甜,他妻子到外地学习去了。这一对同乡、同事,曾经的好友,暗恋中的情人,终于在这个非常时期走到了一起。第二天一早醒来,方小甜仔细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觉得对不起沈正言,但她同时又想,这不是还了赵中亚一笔久欠的情债么?在失去爱子后的几个月里,方小甜第一次有了精神。桌上有张字条,是赵中亚留下的,上面写道:“我的小甜,你好好睡吧。起床后,电饭煲里有稀饭和油条。”

读着字条,方小甜的泪又一次溢满眼眶。此时,沈正言与赵中亚两人的形象在她的眼前交替地闪现着,她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中。

女儿学步 他收到两封匿名信

一天,方小甜突然告诉沈正言:“我有了。”

“真的?”失去聪聪的沈正言经历了精神上的折磨后听到这一喜讯,乐得不知所措。他拉着妻子靠在自己身上,一边用手抚摸着她的头发,一边说:“小甜,过去我错怪了你,对不起你。在赌气离家外出的日子里,我甚至想连工作也不要,永远不回来了。可一想到我俩的友情,我俩的爱情,我就放不下你了,我失去了儿子,可不能再失去你啊。我回来了,你也原谅了我,小甜,我们的小生命又快要来到这个世界上了,我们一切从头开始吧。”方小甜依偎在丈夫的怀里,强迫自己保持镇静,久违了的丈夫的怀抱已使她感觉不出什么温暖,可她还是紧紧地揽着丈夫的腰,把头埋进丈夫的怀里,她在努力找回原来的那种温馨。

2002年2月14日一大早,沈正言就把30枝玫瑰送到妻子床边,祝方小甜情人节快乐。这种少有的浪漫情调顿时弥漫开来,方小甜甜甜地笑红了脸,她告诉丈夫,她要生了。沈正言连忙把妻子送到医院,傍晚,方小甜生下一个足足7斤重的女孩,女孩取名蓓蓓。

转眼间蓓蓓蹒跚学步、牙牙学语了,蓓蓓会喊“爸爸”了。一天沈正言收到一封匿名信,信中写道:你老婆和别人生了个孩子,你高兴个啥,全校老师哪个不知道,就你蒙在鼓里……

沈正言眼前一阵晕眩,悲愤充斥了整个大脑。稍稍镇定之后,他认为信中说的不是事实,自己的老婆自己知道,方小甜怎么会做那种事呢。可第二天又一封内容相似的匿名信被塞进门里,沈正言傻了,他不免怀疑起来:这是真的吗?

事到如今,沈正言只有问方小甜了。方小甜知道男人对待尊严的态度,瞟了一眼那两封信,没敢吱声。这时,一时压在心头的预感已成事实,方小甜不想再瞒善良的丈夫了,她含着泪水缓缓地点了点头。

“孩子是谁的?”沈正言的脸涨得铁青,声音也失去控制,他依然希望眼前发生的一切不是真的,不相信可爱的蓓蓓不是自己的骨肉,他宁愿匿名信是谎言,他宁愿妻子的回答是否认。10月,沈正言带着蓓蓓到省城合肥进行DNA亲子鉴定,11月6日,安徽省公安厅作出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结论为:沈正言不是蓓蓓的生物学父亲。

科学鉴定击碎了沈正言的心,他觉得颜面尽失,无地自容。在决定与方小甜离婚之前,沈正言要搞清楚蓓蓓的父亲是谁。考虑已经快要分手了,方小甜毫不掩饰地说出她与赵中亚的关系,并承认了蓓蓓是她与赵中亚的孩子。

沈正言很镇定地找到赵中亚,赵中亚一口承认了蓓蓓是他与方小甜的孩子。沈正言对赵中亚说:“那你也得去做一下亲子鉴定,不为别的,我们只对蓓蓓负责。”赵中亚说:“亲子鉴定我就不去了,你不是鉴定过了吗,不是你的,那肯定是我的。”

离婚之后 她把无情人告上法庭

沈正言与方小甜这对夫妻,在经历了家庭一系列的变故之后,终于离婚了。方小甜带着蓓蓓调到了另一所学校,她在盼望着能和赵中亚走到一起的日子。

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方小甜找到赵中亚:“中亚,你得兑现你的承诺,你得对我和蓓蓓负责。”本以为会在赵中亚那里找到安慰,赵中亚却不耐烦地掏出一张写着他妻子名字的存单交给方小甜,说:“别烦我了,我家那位快吵死人了,我都自身难保了。这是4000块钱存单给孩子,你别再声张了。”

方小甜取出4000元,但不久却收到法院的通知,说要她立即偿还欠赵中亚妻子的债务4000元。方小甜不了解赵中亚惧内的程度,也不知道自己在赵中亚心中有多大位置,但她谅赵中亚不敢辜负她们母女,就匆匆应诉了。凭着方小甜在银行的取款录像和手续,方小甜败诉了。这次,赵中亚真的辜负了方小甜,在法庭上,他不但没有给方小甜作证,甚至说他与方小甜没有任何关系。

“人不能昧良心呀,蓓蓓可是你的亲骨肉啊。”败诉后,方小甜试探赵中亚的心思。她想,只要赵中亚对孩子好,承担起父亲应尽的义务,我就这样带着孩子过下去。

“别说了,不就是几个钱吗?拿去,我们以后别再联系了。”赵中亚甩给方小甜300元,扬长而去。

2002年11月18日,方小甜以法定代理人的身份,以追索抚养费为案由,把赵中亚告上法庭。她要依法为蓓蓓指证父亲,让蓓蓓能真切地喊一声“爸爸”。

2003年4月28日,方小甜追索孩子抚养费一案判决书下达,判决书中写道:方小甜在举证期限内向法院提供证据证明与赵中亚之间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明确指认赵中亚系蓓蓓的亲生父亲,赵中亚虽当庭否认,但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推翻方小甜的指证,并且拒绝配合与蓓蓓进行DNA亲子鉴定。本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推定赵中亚与蓓蓓存在亲生血缘关系。被告赵中亚自2002年12月起每月给付原告蓓蓓抚养费180元至18周岁……

方小甜本以为这场官司结束了,没想到赵中亚提出了上诉。不久,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发回重审”的裁定。这意味着方小甜为女儿认父的官司又得从零开始。

再审开庭 她求前夫出庭作证

为了确保重审的胜算,在律师的授意下,方小甜找到了前夫沈正言,希望得到他的证言。

离婚后的沈正言调到了另一所中学,并在不久前建立了新的家庭。当听说方小甜要自己去出庭作证时,他的心猛地一颤。想起了他与方小甜从高中到大学的同窗岁月,想起了两人在花前月下的时光,也想起了失去爱子的悲痛,尤其是生育蓓蓓时为他带来的喜悦,以及不久后给他带来的永远的伤痛……他说:“小甜,你还是不要打乱我来之不易的生活,你我的事已经结束了。”

沈正言拿起教科书就要去上课,这时,方小甜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一下跪在前夫面前,恳求沈正言看在无辜的蓓蓓分上替她出庭作证。看着眼前这个曾经给自己带来欢乐也带来痛苦的女人,沈正言的心软了,他此时想的更多的是蓓蓓,一个他亲手服侍了10个多月的孩子。可是转念又想,如果自己出庭作证,现在的妻子会同意吗?刚刚建立不久的家庭是不是会因此又卷入那是是非非之中呢?

从菜市场回来的妻子看着丈夫面前跪着一个女人,忙起身把她拉起。当她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要自己的丈夫为她出庭作证,为一个孩子求证父亲时,她满口答应了方小甜的请求。沈正言压根也没有想到,妻子的胸怀是如此的宽广。

此案在审理过程中,除了原告蓓蓓的法定代理人方小甜向法庭提供的证据之外,法院还依法收集了5项证据。在这次庭审中,证人沈正言的证词尤为重要。

出庭作证时,沈正言说出了他与前妻离婚的原因,并详细叙述了他找到赵中亚后,赵中亚承认蓓蓓是他的孩子,并承诺抚养的事实经过。法庭上,沈正言还讲了这样一个细节:在沈正言与方小甜离婚后,他在方小甜的写字台里翻出一撮用红线捆着的头发,出于好奇,他问方小甜,方小甜说,这是她和赵中亚做爱后,赵中亚为了表达对方小甜的忠诚,从自己头上剪下的。

赵中亚在法庭辩论时,只是一个劲儿地冷笑,他先是说沈正言的所作所为是出于对他的报复,后来,他又向法庭表示,自己陷入了一个陷阱,这陷阱是沈正言和方小甜双双给他下的套,说不定他们离婚都是这陷阱的一部分,其目的或许不在什么感情问题,而是他和沈正言都在一个教学组,他们业务都是拔尖的,免不了要有所竞争,而为了败坏他赵中亚的声誉,方小甜夫妇很可能借他一时的糊涂(指与方小甜发生关系一事),演出一场“双簧”戏,想把他赵中亚也搞得妻离子散。

他这么一串荒诞不经的表述,使沈正言与方小甜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尤其是沈正言,感到再一次受到了伤害。但这次他不想退却,他太知道老同学的想法,就是要激怒他,让他在法庭上动粗,从而失去做证人的资格。沈正言告诉方小甜:让我们再次携手面对困苦,不是为了让赵中亚得到报应,为的是给小蓓蓓一个明明白白做人的机会。

不久,法院终于作出了终审判决,依法推定赵中亚与蓓蓓存在亲生血缘关系,认定蓓蓓系赵中亚与方小甜的非婚生女,蓓蓓依法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判令赵中亚每月付蓓蓓抚养费180元至蓓蓓18周岁止。

采访中,沈正言告诉记者,他十分鄙夷赵中亚,常言道朋友之妻不可欺,赵中亚连最起码的道德都不讲,愧为一个知识分子。再者,当他与方小甜发生了关系并有了孩子之后,又不敢承担责任,这样更愧为人。赵中亚对不起朋友,对不起情人,对不起结发之妻,对不起婚外情生育的女儿。

2004年4月,一直未能收到赵中亚给付蓓蓓抚养费的方小甜再一次来到法院申请执行。记者经过一番周折,采访了方小甜,她向记者诉说那一幕幕令她刻骨铭心的往事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她说:“我虽赢了官司,可输掉的是人生啊。”

(方敏摘自《女士》2004年第11期)


绿色免费专业软件:绝非虚构,千万企业已经选择,赶快行动!!   
人力资源软件 | 进销存软件 | 库管软件 | 客户关系管理 | 财务管理 | 更多免费 ... 战略理论 | 市场营销 | 人力资源 | 组织行为 | 财务金融 | 产品生产 | 经济学 | 专题文章

[ 电话:0571-85462761 王先生 QQ: 124520435 加入软件QQ群 - 中国杭州 - 浙ICP备060220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