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论坛
专业源于专注
www. onlyIt. cn   
管理论坛 理论模型 资料中心 企业软件 技术论坛 »

绿色免费专业软件:绝非虚构,千万企业已经选择,赶快行动!!   
人力资源软件 | 进销存软件 | 库管软件 | 客户关系管理 | 财务管理 | 更多免费 ... 战略理论 | 市场营销 | 人力资源 | 组织行为 | 财务金融 | 产品生产 | 经济学 | 专题文章


张徐勃原是陕西省长安县一位年仅16岁的农家少年,在打工途中不幸被拐骗至山西永济的一家黑砖窑,强迫从事奴役般的苦工,欲逃离生死之地的他被灭绝人性的老板暴打后弃之荒野。衣衫单薄的他在冰天雪地里绝命挣扎了六天,双足被冻伤坏死并烂掉脱落!

少年的母亲拎着孩子烂掉的双足奔走呼号,誓死要为孩子讨一个公道。少年的悲惨遭遇让大义律师拍案而起,义务千里奔波为他伸张正义;温家宝总理在《人民日报》内参上批示:要彻底查处此案,还少年公道,彰显正义!在公安部及陕晋两省高层的关注与支持下,终于2004年6月1日,将残害少年的几名被告押上了审判台……

天理难容啊,农家少年遭受生死浩劫

2002年农历八月十三,离中秋节还有两天,关中大地细雨淅沥。这天,西安市长安县斗门镇牛角村的16岁农家少年张徐勃背着家人,带着简单的行李出外打工。

张徐勃兄妹四人,他排行老二;父母再加上一直单身的大伯,一家七口人蜗居在两间破烂不堪的小厢房里。张徐勃一直想挣钱帮家里盖一套新房。听村民们说西安市临潼区有家公司招聘民工,张徐勃动了心。

赶赴临潼后,才发现那家用人公司已经招满了,张徐勃傻了眼。就在他心灰意冷的时候,操河南口音的两名陌生男子上前主动与他搭讪,说离临潼不远的他们工地招工,包吃包住,月工资600元。张徐勃一听窃喜不已,不假思索便点头应允。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踏上的是人间地狱!

原来,在山西永济市一带有许多黑砖窑,这两个陌生男子专门以拐骗民工为营生。他们一旦把民工骗到手,便以150元到500元不等的价格卖给黑砖窑。

陌生男子带着张徐勃辗转到西安文艺路的劳务市场又骗了一位民工后,便挤上了开往山西运城方向的长途客车。大概下午三四点钟,他们才在山西运城一家收费站下车。这时,路边早已停了一辆有备而来的面包车,车上的几个彪形汉子不由分说,强行把张徐勃与另外一名民工塞进车后,拉到了永济市栲栳镇一家私人砖厂。后经查明:这家黑砖窑是该镇的侯立家承包,后转包给了河南来的陈建均。陈承包后,便网织了邢保长、陈合峰等一帮淅川老乡充当打手,把一些不明就里的民工从拐骗人手里买来后进行非人折磨,榨取他们的血汗钱。

茫然失措的张徐勃下车后,还没有缓口气,就被砖厂老板陈建均等领到工地去垒砖坯。梦魇般的日子就开始了!

砖厂戒备森严,四处都有手持棍棒的监工把守,院子里的出入口及休息的工棚还拴有大狼狗。张徐勃进工地后发现,工友们个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事后张徐勃得知,他们都是被拐骗进来的。充当打手的监工个个心狠手辣,为防止民工串联反抗,民工不准相互讲话。

张徐勃第一次上工,就被迫连续干了十五六个小时的活,累得人都快散架了。放工后,他跟工友到食堂领到了两个像黑砖块一样发酸的馒头,菜则是生拌萝卜与白菜。

张徐勃幼稚地认为,如果自己卖命干几天,是不是可以感化老板。于是,在卖命干了五天后,他便央求老板能否给点路费回家。老板却骂道:“老子是花150元买的你,想走,白日做梦!”话还没说完,陈建均便对张徐勃施以拳脚。

身心备受摧残的张徐勃原本敦实的身体日渐消瘦。转眼冬天来了,他在出家门时没多带衣服,仅着一身单衣。张徐勃跟老板哀求几次,让发衣服穿,对方根本不理。张徐勃明白,这样下去不是被累死,便是被冻死。为了活命,他想到了逃。

一个月后的一天,张徐勃借上厕所之机逃跑,结果刚逃不远,就被监工发现逮住了。他们像拎羔羊一样把张徐勃拎回去后,丧心病狂地抡起铁链、锄头等,死劲往张徐勃身上砸,直打得他皮开肉绽。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张徐勃发出不绝于耳的惨叫。

由于被打得动弹不得,张徐勃四五天都无法上工,老板竟以张徐勃吃白食为由,停了他的伙食。躺在阴冷的工棚里,张徐勃饥腹难忍,爬到食堂的垃圾堆里拾残菜剩饭充饥才没有饿死。而待他身体稍有好转,就被监工逼上工地。

2002年11月6日上午,身体孱弱的张徐勃因体力不支在劳动时晕倒了,监工发现后,再次对他棍棒相加,直至张徐勃昏厥过去。这次惨遭毒手,致使张徐勃彻底失去了劳动能力。

2002年11月13日,老板陈建均决定把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张徐勃弃之荒野。于是,他以送张徐勃回家为由,搀扶着他上了自己的摩托车。陈建均把张徐勃拖到一个荒无人迹的地方,突然说忘记带钱要回去拿,就一去不复返了。可怜的张徐勃还真以为陈建均会回来,结果在冰天雪地等到天黑也不见踪影。无奈,张徐勃爬到路边一个废弃的破窑里避风。北风呼啸,蜷缩成一团的他望着漆黑的四野,不禁悲从中起,泪水悄悄从脸庞滑落……

夜深了,温度低到零下十几摄氏度,寒冷由肌肤慢慢刺入骨髓。处于生命边缘的他,身体慢慢失去知觉,精神也一点点崩溃……这时,亲人的身影不停在他脑海里闪现,“不能这样死,绝对不能这样死。”与亲人团聚,成了他想活下去的唯一信念!

冷暖两重天,提着孩子双足誓死讨公道

奄奄一息的张徐勃在苦苦挣扎到第六天时,被放羊的东信村村民张军虎发现了。张军虎连忙将他背回家,生炉火给他取暖。

张徐勃的双腿由于发炎肿胀溃烂,把裤子撑得脱不下来了。张军虎用剪刀剪开他的裤子,脱掉衣服后发现,张徐勃的胸、胯、臀部几大块伤严重溃烂,两条腿肿得乌黑发紫,把张军虎看得心惊肉跳。

一周后,张徐勃神志略有好转,他讲出了家里的联系方式。张军虎当即联系了他的家人。

张徐勃的母亲陈喜玲马上赶到了张军虎家。当她见到3个月前还活蹦乱跳的儿子躺在床上面似纸灰、全身上下伤痕累累的时候,她“啊”的一声昏死过去。过了大约一支烟的工夫,陈喜玲才在张军虎的救治下醒了过来,她紧紧地抱住儿子,哭得死去活来。此时她心里除了悲痛外,第一个念头就是先救儿子的命!但这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在这个偏僻的山村里,根本没有公交车,她只好在张军虎家住了一宿……

第二天早上,在张军虎的帮助下,陈喜玲背着儿子来到离村5公里远的长途客运站,乘车直接把他送到了陕西武警医院。

医生对张徐勃进行了全面检查,确诊为:张徐勃双足冻伤,骨架坏死,必须截肢。这个消息对于做母亲的陈喜玲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她当场跪倒在医生面前,哭着哀求:“医生,求求你们了,娃以后还要生活,想办法保住他的一双腿吧!”她撕心裂肺的哭声,使在场的医护人员无不为之动容!

在陈喜玲的坚持下,医院没有给张徐勃做截肢手术。为了挽救张徐勃的生命,张家砸锅卖铁,四处借贷,但还是凑不齐手术费。在医院住了半月后,家里是再也拿不出一分钱了,张徐勃只好回家养伤。

停止治疗后的张徐勃病情急剧恶化,伤口大面积溃烂,特别是脚踝部位肌肉腐烂后脓水四溢。2003年正月十五,张徐勃的右脚从小腿踝部活生生地烂掉;三天后,左脚也在同一部位烂掉了。陈喜玲双手捧着儿子烂掉下来的双足,悲愤地哭道:“老天啊,你咋这么绝情,他到阴间也要走路啊!”

奄奄一息的张徐勃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对陈喜玲说:“妈,我这样活着太痛苦了,你就给我喂点耗子药,让我早点去死吧。”儿子这几句话,字字都像一根针刺在陈喜玲心上。其实,当看到儿子痛苦挣扎的样子时,陈喜玲也曾希望儿子早些离开这令他百般折磨的人世。然而,邻居告诉她:“就这样死了,他会闭眼吗?”这句话提醒了陈喜玲。是啊,不揪出那些残害儿子的人,儿子死了也不会瞑目的!悲愤之中的陈喜玲决定:誓死揪出黑心老板!

2003年2月25日,陈喜玲用一块白布将儿子烂掉的双脚包好,放进一个塑料袋里,然后带着干粮,踏上了开往省城西安的客车。

由于陈喜玲大字不识几个,加之儿子提供给她的具体地址也不详细,所以,尽管她每到一个地方都是声泪俱下地控诉,但她所诉求的政府机关与媒体都不相信。一个星期过去了,陈喜玲脚都磨破了,但并没有引起任何部门的重视。

绝望之际,一位好心的老乡提醒了她:“你没有任何证据和书面材料,人家怎么相信你呢?你不如先想办法去收集一些铁证,然后再想法子。”陈喜玲于是改变了策略,决定先为儿子找到证据再说。

回到家里后,陈喜玲向张徐勃详细询问了那家黑工厂的情况,准备到山西取证。然而,家里人却不同意。张徐勃哭着说:“妈,认命吧,在那个穷乡僻壤,弄不好连命都会搭进去的。”但陈喜玲态度非常坚定。

2003年3月14日,陈喜玲给家里人抛下一句话:“我走了,不找到黑心老板,我绝不回来!”然后就坐上了开往山西的汽车。

直到第二天中午,陈喜玲才辗转找到了永济市栲栳镇。然而经过打听才知道,该镇有10多个村,私人砖窑有上百家。而受害者张徐勃除了能描述出黑心老板的大概模样外,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呢?陈喜玲想既然张军虎在东信村附近救了张徐勃,这家黑砖窑一定离东信村不远。陈喜玲首先来到张军虎家,张军虎领着她找到了当初救张徐勃的地方。然后,陈喜玲从这里出发,由近及远地到一家家砖窑打听。

陈喜玲临出家门时,兜里只带了59元钱,除去来时的路费,只剩34元钱了,她知道此次取证将是一个艰难的历程,这点钱决不能“乱”花。因此,饿了,她就啃一口从家里带来的玉米面饼子;渴了,就到砖窑里讨口水喝;晚上,她就找一家的柴垛,悄悄地钻进去睡一宿,第二天再继续寻找……

一个星期过去了,陈喜玲依然一无所获。这天,她来到了一个村子的后山上,远远看见有一家砖厂,那里的烟囱正往外冒烟。陈喜玲高兴地加快了脚步,当她快走到窑厂的门口时,突然有一个老板模样的人骑着摩托车从里面出来。陈喜玲盯着他看了一眼:瘦高个,小眼睛……这和儿子描述的比较吻合,难道就是他?

陈喜玲先到厂子里问问情况。她刚走到门口,就过来几个大汉问道:“你是干什么的?”陈喜玲把儿子的不幸经历告诉了他们,没想到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几个人的脸色马上变了:“快走!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说着,他们便从里面放出来一条狼狗,直朝陈喜玲猛扑过来……

陈喜玲觉得这个厂肯定有问题,她决定采取“守株待兔”的办法。一连几天,她都在工厂周围转悠。几天后,她终于看到几个人抬了一个人出来,然后将那人丢上了一辆小农用车。由于全是山路,车跑得很慢。陈喜玲顿时来了劲,跟在那辆车的后面。

农用车终于停在了一条河边。他们从车上丢下一个人,然后就跑了。

等他们走远后,陈喜玲来到了河边,发现是一个被折磨得全身是伤的小伙子,她小心地为他擦着身上的伤。小伙伤势不轻,必须马上送医院治疗。陈喜玲好不容易拦了一辆去西安的长途货车,将小伙子送到了陕西博爱医院。

遗憾的是,小伙子的病情在得到恢复后,却怕付不起药费而偷偷跑了。当得知陈喜玲救的是一位不认识的人时,医院起初说什么都不相信,陈喜玲急了,拿出儿子烂掉的双足,声泪俱下地讲述了儿子的悲惨遭遇……

医院的领导被这位正义的母亲感动了,他们决定从人道主义出发,为她儿子提供免费治疗。经诊断,张徐勃腿骨末端骨质疏松,左侧髋内翻,髋股头有脱位,尾骨有碗口大的褥疮。经过截肢、皮瓣移植等大型手术的张徐勃终于脱离了死亡线。张徐勃被鉴定为一级伤残。

惊动温总理,维权路上几多悲喜几多愁

世上的好心人让陈喜玲更加坚定了为儿子讨回公道的决心。其实,在儿子住院期间,陈喜玲一刻也没有停止寻找证据的行动。几经周折,山西省永济市警方以及劳动监察部门终于同意立案调查,公安与劳动部门根据张徐勃口述的相貌及人物特征,联手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排查活动。经过对百家私人砖窑拉网式排查后,他们将栲栳镇侯立家承包的私人砖厂作为重点嫌疑对象。

陈喜玲不畏艰辛为儿了怒讨公理的正义之举也激起了许多在永济市深受其害的民工们的维权信念。2003年6月20日,曾与张徐勃一起饱受迫害、差点被丢进黄河的河南籍民工刘代平向西安警方报案称:拐卖、迫害他与张徐勃的五名黑砖窑嫌犯还继续在西安火车站物色被拐对象。

得到消息后,西安火车站站前派出所快速出击,一举擒获了柴长平、衡青志等五嫌疑人,并移交给了山西永济警方。永济警方依法对柴长平、衡青志等人实施刑拘。

然而,由于某种原因,此案进展缓慢。这期间,陕西省法律援助中心向陈喜玲伸出了援助之手。考虑跨省又触及诸多法律难题,“中心”特别为张徐勃指派了三名经验丰富的执业律师——毛小辉、王政周和南新建。当这三位律师详尽了解完张徐勃受迫害过程后,个个义愤填膺。毛小辉律师以最快速度起草了一份长达万字的法律意见书,电传山西永济有关部门,并顶着酷暑直奔山西。通过多方面交涉,终于得到了山西省政法委的大力支持。半个月后,考虑到证据有灭失的可能,王政周又同陈喜玲再次进山取证。

然而,就在律师与张徐勃的家人满怀信心做诉前准备之际,却遭到了当头一盆凉水:永济警方放掉了曾被张徐勃指认过的衡青志、柴长平等几名疑凶。

得知这个消息,张徐勃彻底绝望了。他本以为法律会给他一个公道,没想到得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他实在不忍心让全家再为自己的事而奔波。望着瘦弱不堪的母亲,张徐勃的心像针扎一样痛。他劝母亲放弃,然而这位坚强的母亲铁骨铮铮地说:“不行,这个公道一定要讨回来,否则,怎能对得起那些帮助过我们的好心人呢?再说,不把这些害人精揪出来,不知还有多少人被害。”

悲愤难当的陈喜玲找来村里一位教师代笔,由她和儿子张徐勃口述,写下了一份长达万字的材料。然后,陈喜玲手持儿子断脚照片再次来到西安。经人指点,陈喜玲找到了《人民日报》驻陕西记者站。那天接待她的正好是记者站站长孟西安,孟西安拍案而起,以《西安17岁少年被骗到山西黑砖窑做苦工——暴打致残弃之荒野,凶手至今逍遥法外》为题撰写了内参,连夜传到了北京。

内参很快被送到了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手上。温总理看后震怒了,他在那篇内参上严肃批示,要求公安部长周永康彻底查处此案。在公安部、陕晋两省高层的关注与部署下,张徐勃一家看到了正义的曙光!

2003年8月7日,陕晋两地警方共同组成专案组,远赴河南等地,经过缜密侦查后,把涉案的陈建均、邢保长等九名犯罪嫌疑人一一捉拿归案。

永济市人民检察院对陈建均等五人依法以强迫劳动罪向法院提起公诉。2004年4月7日,永济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这起罕见的伤害民工案。4月的晋中大地,已有了春天的气息。上午10时,身材瘦弱的陈喜玲背着断腿的张徐勃,搀扶着常年生病的老伴,迈着蹒跚的步伐,目光坚毅地走进了法庭!

庭审中,张徐勃的代理律师依法诉请法院对五被告实行数罪并罚,并赔偿原告张徐勃医疗、伤残补助、精神损失等费用共计70.5434万元。

当法官示意受害人陈词时,陈喜玲站了起来,帮儿子擦干脸上的泪水,理了理鬓角凌乱的花白头发,开始严厉陈词。她动情地说:“看到儿子被折磨成这个样子,我这个当妈的心哪,难受得恨不得挠几把。孩子才十几岁,让他今后怎样活下去啊!我们一家人无时无刻不在极度的痛苦中挣扎,幸好有那么多的好心人帮助,否则我们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希望法庭能为我儿做主,替他讨回一个公道。”接着,陈喜玲愤怒地转向被告,质问道:“你们难道没自己的孩子吗?如果你们的孩子受到同样的折磨,你们会怎样呢?你们这些没人性的东西,怎么忍心下这样的黑手啊!”说到这里,这位母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哭喊着冲了过去,恨不得将那些恶人撕成两半,但被法警及时制止住了。法庭里顿时骚动起来:有人高喊严惩恶人,替受害者讨还公道;有的人则哭泣起来……

2004年6月1日,永济市人民法院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认定:被告陈建均、邢保长、陈合峰、衡青志、侯立家犯有强迫职工劳动罪分别判处三年、二年、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5000元、3000元不等的罚金;被告陈建均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张徐勃经济损失49.4632万元。

与此同时,该案引起了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永济市公安部门联合劳动监察部门对当地的100多家砖窑进行了一次专门的清理整顿,对于达不到要求的坚决关闭;辖区基层派出所逐一与厂矿签订了《雇佣暂住人口责任书》,明确规定,这些厂矿对暂住人口负有监管之责。

这场艰难的官司终于告一段落,但陈喜玲却并没有松一口气。法院虽然判了,但到目前为止,由于被告已被判刑,厂已被查封,没有偿还能力,所以执行面临着重重难题;而且由于遭受的打击太大了,儿子的情绪非常低落。虽然结果还不尽人意,但陈喜玲依然显得很乐观、坚强,她一边照顾儿子,一边苦苦地支撑着这个家。据陈喜玲介绍,王政周、毛小辉几位大义律师也没有卸下肩上的重任,他们仍在为本案的最后执行而奔波!


绿色免费专业软件:绝非虚构,千万企业已经选择,赶快行动!!   
人力资源软件 | 进销存软件 | 库管软件 | 客户关系管理 | 财务管理 | 更多免费 ... 战略理论 | 市场营销 | 人力资源 | 组织行为 | 财务金融 | 产品生产 | 经济学 | 专题文章

[ 电话:0571-85462761 王先生 QQ: 124520435 加入软件QQ群 - 中国杭州 - 浙ICP备060220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