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论坛
专业源于专注
www. onlyIt. cn   
管理论坛 理论模型 资料中心 企业软件 技术论坛 »

绿色免费专业软件:绝非虚构,千万企业已经选择,赶快行动!!   
人力资源软件 | 进销存软件 | 库管软件 | 客户关系管理 | 财务管理 | 更多免费 ... 战略理论 | 市场营销 | 人力资源 | 组织行为 | 财务金融 | 产品生产 | 经济学 | 专题文章


我的朋友秦若云是北京一家知名外企的财务副总,35岁的她事业前景一片大好。而此时,一场妇科疾病袭击了她。为了圆做母亲的梦想,她迅速果断地把自己嫁给了一个农民,生下了女儿,并选择留在乡下。秦若云的非常举动引得亲朋一片哗然,而她也一直拒绝我把她的故事写出来。几番沟通,她终于说出了心里的故事……

35岁的我没有爱情、婚姻、 孩子,这是多么严重的缺失 2000年底,35岁的我在单位组织的例行体检中查出了患有卵巢囊肿,这本来只是普通的妇科疾病,做个手术切除就可以了。但我的情况比较特殊,首先是囊肿比较大,最重要的是此时我还是一个未婚未育的大姑娘。

很多人以为我把自己拖成了35岁的老姑娘,肯定是遭遇了“情天恨海”,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出生在一个家教很严的家庭,大学毕业前从不和男同学有任何超过同学关系的来往。1989年大学毕业分配到重庆市郊的一所中专教书,成天想的就是要跳出去改变现状,根本没心思考虑过这事。自从1994年我如愿以偿考进北京那家知名的外企以后,我的脑子里就只有工作。值得欣慰的是,我的付出得到了回报:1997年,我进公司三年以后,就做到了财务副总的位置。

一个外人眼里风光无限的高级白领内心其实是很寂寞的,外企工作性别概念很模糊,女人也必须像男人一样打拼。我到了35岁不仅还没结婚,甚至还没有一次真正意义的恋爱。

医生得知我的具体情况后感觉有些为难,治疗卵巢囊肿最简单最便捷的办法是将卵巢一起摘掉,这就意味着我去除囊肿的同时也永远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囊肿剥离术倒可以保全卵巢,但手术难度大大增加,手术稍有不慎我同样会失去生育权。

母亲让我回重庆治疗。2001年1月11日,重庆医科大学一位非常有名的妇科教授亲自主刀为我手术,老教授精湛的医术保全了我的卵巢。但为了让卵巢得到休养恢复健康,我必须服半年药让卵巢停止工作(即抑制卵巢排卵,减轻其压力)。出院的时候,老教授忧伤地望着我,叹息说:“姑娘,你不年轻了,停药后早点要个孩子吧。怀孕后有整整10个月卵巢会停止工作,这也有利于卵巢的恢复。”

出院后我一直呆在重庆休养,手术后身体已经没什么了,但心灵的伤痛却越来越重。我开始思考一些以前没思考过的问题,比如什么才是女人的幸福?健康和财富谁更重要?思考的结果是我多年一点一滴累积起来的自信瞬间轰然坍塌。一个35岁的女人,没有爱情,没有婚姻,没有孩子,这是多么严重的缺失!一份所谓体面的职业并不能弥补这个缺失。从未有过的孤单和寂寞变成了一根长满尖刺的鞭子,分分秒秒都在抽打着我。

白天,我最怕见到的就是年轻母亲抱着孩子的情景:这幅美丽的画面对我充满了讥讽和警醒。再想想老教授的谆谆告诫,一种做母亲的欲望在我胸中熊熊燃烧。

把自己嫁到乡下去,所有人都以为我疯了 我开始考虑怎样才能尽快要一个孩子:通过人工授精或者做单身母亲在我们这个社会都还不太现实,因此我得先给孩子找一个爸爸。当孩子的爸爸需要些什么条件呢?未婚、健康、长得不难看、为人厚道正直;当然我也渴望爱情,但寻找爱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时间更需要机会,我等不及了。再说,我们先结婚要孩子再慢慢恋爱也不迟,就算是我们之间一直不能点燃爱情的火花也没关系,只要他是一个好人,这就足够了。

拿定了主意,我把我认识的有可能担当孩子爸爸这一重要角色的人一一写在纸上,很遗憾基本符合条件的几乎没有。就在我快绝望的时候,一个人突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这个人就是周强。周强家住重庆市远郊农村。1998年,他在我们办公的那幢写字楼当了一个月保安。

我和他认识,因为同是重庆人的缘故。在我的印象中,周强老实、勤快,是个很不错的农村小伙子,只因我们地位悬殊,我们交流并不多。后来写字楼请了专业的保安公司,周强就失业回老家种地去了。临走前他来同我道别,真诚邀请我回重庆时一定到乡下他家里去玩,而此前,我从未对这份邀请付诸行动。

我抱着试一试的心理给周强写了封信,问他近况如何?我没谈我的病,只是说我已经回重庆,欢迎他有空来城里玩。过了不到10天,我就收到了周强的回信。他告诉我他曾经有个女朋友,但到广东打工之后就再不肯回来,他一直没有新交到合适的女友,原因是乡下有点文化的女孩都出去打工了,留下来的女孩子很多都没读过书,而他对一个没读过书的女孩子完全没有感觉。他还说刚开春果园有很多事要忙,他抽不出时间来城里,如果我有空可以去乡下玩。虽然现在没有什么水果吃,但果园里的花会给我一种春天的感觉。

我一遍遍读周强的信,一种感觉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强烈:没错,他就是我孩子的爸爸。

2001年3月23日,我风尘仆仆地赶到了大巴山下那座古老的小镇,与来接我的周强会面。我们一起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才到周强位于山腰的家。可能是从小生活在大山里的缘故,28岁的周强纯朴得就像一个大孩子,一连几天带着我在果园里忙。看着他,我几乎失去了开口的勇气,但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我终于硬着头皮说出了那个唐突的想法。说完,我的脸憋得通红,眼睛茫然地盯着前方,静静地等待命运的宣判。没想到周强仅仅只想了5分钟就点头答应了。这下弄得我不知所措了,忙说,你不必这样快回答我,你要正视我大你7岁这个现实,还有我想要孩子是一回事,能否怀孕和生育是另一回事,如果不能,我们婚姻最终的结局如何我自己都没想好。这些你都要认真想一想。

周强亮晶晶的眼睛望着我,认真地说:“秦姐,我们接触不多,但我知道你是好人,又有文化,你不会害我。你想要孩子,我也很喜欢孩子。你生病了,医生说怀孩子对你身体有好处,那你是应当尽快要孩子啊。没关系,我们在一起会很好的。我听你的,你说什么时候结婚就什么时候结婚,你说什么时候要孩子就什么时候要孩子。”听完这番质朴的表白,我感动得泪湿衣襟。

周强想得很简单,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他的家人全都反对我们的婚事,总觉得我这个“城里来的妖精”想嫁给周强绝对有什么不良企图。善良的周强坚持要和我结婚,并强留我在乡下休养,为此他和父母闹得分了家。2001年“五一”节,我们一起回市区办理结婚手续,我家里也炸开了锅。我母亲以为我到乡下玩仅仅是想散散心,没想到我带回了一个农村女婿。她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勇敢一点好不好?不过是生了一次病,做了一次手术,你竟然灰心到这个地步,大好前程都不要了,甘心去给一个乡下人当老婆。你现在这样自我毁灭有什么好处?全家人的面子都给你丢尽了。”

我平静地告诉母亲:我和周强在一起很开心,我想尽快结婚要孩子,享受一个女人的真幸福。家里没人相信我的话。父亲甚至提议让母亲带我去精神病医院检查。惟一为我高兴的是给我做手术的老教授。她建议我结婚后就可以停止服药,不用采取任何避孕措施。

我拥有了孩子,更拥有了一份迟来的幸福 由于周强不喜欢也不适应城市生活,我们结婚后就回到了他的家乡。很幸运,7月底我正常来例假之后,8月就怀孕了。但我的心情一直很复杂,有如愿以偿的快乐和兴奋,也有数不尽的烦恼和犹豫。

我和周强的生活环境和经历完全不同,虽然婚前我对此作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真正生活在一起,还是遇到了很大的困难。说起来很多都是琐碎细微的事情:比如饭前便后我要求他洗手而他总是记不住;我希望他不要逗小狗玩,而他一直视狗为兄弟;我提醒他改良果园的水果品种,他却坚持种老品种。这些事情就像米饭里的沙粒,不是什么大事,但一旦咬到了总是很不舒服。我从小在城市生活,已经习惯了城市的一切。现在在乡村生活真是有太多太多的不习惯。是的,这里有很清澈的阳光和空气却没有电影和网络,这里有纯朴善良的乡亲却没有一个可以聊聊WTO和小布什的人。

肚子里的孩子在一天天长大,我却在冷静地反思自己的选择。我渐渐觉得自己因为想要孩子和周强结婚是一件很自私很欠妥的事。有一次,冲动之下,我写信给医生,问她我是否可以放弃这个孩子。医生说我如果放弃这个孩子,随着年龄的增大,今后怀孕的可能性很小。我变得异常的矛盾,我不知道我应不应当坚持把孩子生下来圆一个做母亲的梦?我把我的矛盾和痛苦通通告诉周强,他一脸孩子气地盯着我,过了很久才慢慢说道:我们一开始就是你说了算,这事还是你做主吧,只是我希望你不要做后悔的事。他的眼睛像乡下的天空一样干净透明,望着他的眼睛,我只想放声大哭。

我的预产期是2002年4月底,原准备在乡下过完春节就和周强一道回城里生孩子。但2月10日,我和周强的女儿提前来到了这个世界。女儿是个早产儿,生命力非常微弱,出生后一直都在温箱里实行24小时监护。因为她特别娇弱,也因为她的漂亮,医生护士都非常喜欢她,大家给她取了一个外号叫娇娇。

娇娇出生之前,我一直觉得小我7岁的周强还是一个大男孩。谁能料到他一旦成了父亲就像彻底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要他安静地在一个地方呆上两个小时都不太现实,而今他几乎一天24小时都守在装娇娇的温箱前面,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随时都聚精会神地盯着箱子里的娇娇和她旁边的监控器。

周强就这样自然地进入到父亲的角色,而我却迟迟进入不到母亲的角色里。每日都在惶惶不安中度过。一会儿为自己的自私而惭愧,觉得对不起周强;一会儿又为嫁给周强而后悔,为自己备感委屈;更多的时候则不知该如何面对娇娇这个我早早盼望却又并非爱情的结晶。种种忧虑与苦恼交织在一起,以至于我无心更无力照顾娇娇,所有的事情都落在周强一人身上。

我们的婚姻并没得到双方父母的认可,几乎没有人帮助我们。倒是医院的医生护士常常为周强所感动,每天都会主动帮他看护一会娇娇,让他可以打个盹。

娇娇终于满月了。这一天周强把她抱出了温箱,郑重地抱到了我面前。他指着娇娇非常严肃地说:“秦姐,请你相信我,当初我接受你结婚的建议不是头脑发热,更不是别有目的。自从在北京和你相识,你一直是我心目中高不可攀的女神,我不敢奢望你爱我,但我是真的爱你,娇娇也许不是你因爱而生,但却是为我的爱而来,所以我希望你能爱她!”此时的娇娇像有心灵感应似的,她那双明亮的眼睛睁得大大地望着我,在这眼光中我身体里的每一个母爱的细胞仿佛都舒展开来,像花开的感觉。我抱着娇娇,拥着周强,泪如雨下。

我开始和周强一起照顾娇娇,给她洗澡、按摩,享受着做母亲的快乐,也体味着养孩子的艰辛。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此前,我的心情还是那么的漂浮、躁动,充满了矛盾和痛苦,而当我真正付出了母爱的时候,一切都变了。我和周强也真正身心相连了,我们一起开心快乐,为了女儿今天和昨天的一点点不一样;我们一起担忧心疼,为女儿身体的一点点不适。

娇娇病好之后,我和周强带着她又回到了乡下,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好,更默契,我们是娇娇的妈妈和爸爸,我们因娇娇的幸福而幸福。如今,回过头再看我和周强的婚姻,一点也不觉得它和其他的婚姻有什么不同。所谓的门第、年龄、学历之差真的一点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都非常爱我们的孩子,这种爱可以帮助我们跨越生活的缺陷以及克服人性固有的弱点,让我们的人生变得充实和美好起来。

后记:一位外企的白领和一位乡下农民结婚生孩子。无论事件的背后有多少私隐和曲折,这事件本身就是一个传奇。下面是几位认识秦若云的朋友就此事所发表的看法。一位叫沈洁的外企女白领觉得秦若云的选择是一时冲动,和一个没有感情基础的人结婚生孩子太可怕了。不能做母亲就不做母亲,现在很多丁克家庭自愿放弃生育权不也很幸福?而一位叫谭兴渝的离异男律师倒很欣赏秦若云的做法。为什么一个女白领就不能嫁给一个山区农民?谁规定了一定要相识多年相知甚深才能结婚?谁又敢保证门当户对、品貌相当、自由恋爱走到一起的夫妻最终不会分道扬镳?他认为婚姻幸福与否全靠两个当事人怎样相处、怎样沟通。31岁的陈丽霞医生从医学的角度来讲,她并不太赞成那位老教授的说法,虽然老教授的出发点是善良和有依据的。但从女性的角度而言,她佩服秦若云的勇气。她认为如果现在城市里的许多大龄知识女性个人问题能像秦若云那样思考问题,可能就好办了。她并不是鼓励她们都像秦若云那样嫁到乡下去,但换种方式思考总归是有用的。选择终身伴侣到底应当看重些什么?是不是每个女人都会把眼睛放在那些所谓高学历高收入的成功人士身上?他们是钻石,钻石注定了价格不菲;扪心自问,你买得起消受得起吗?不妨把眼光放低一点,也许你能从普通的沙石中发现别人未能发现的璞玉。

○编辑/王应鲲


绿色免费专业软件:绝非虚构,千万企业已经选择,赶快行动!!   
人力资源软件 | 进销存软件 | 库管软件 | 客户关系管理 | 财务管理 | 更多免费 ... 战略理论 | 市场营销 | 人力资源 | 组织行为 | 财务金融 | 产品生产 | 经济学 | 专题文章

[ 电话:0571-85462761 王先生 QQ: 124520435 加入软件QQ群 - 中国杭州 - 浙ICP备060220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