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论坛
专业源于专注
www. onlyIt. cn   
管理论坛 理论模型 资料中心 企业软件 技术论坛 »

绿色免费专业软件:绝非虚构,千万企业已经选择,赶快行动!!   
人力资源软件 | 进销存软件 | 库管软件 | 客户关系管理 | 财务管理 | 更多免费 ... 战略理论 | 市场营销 | 人力资源 | 组织行为 | 财务金融 | 产品生产 | 经济学 | 专题文章


我从来没有尝过爱情破碎的滋味,不知这在别人眼里是幸运还是不幸,但至少于我,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我和先生是初恋情人。我们的故事在我14岁时就开始酝酿了。那时我刚参军,他和我在一个舞蹈队,我们是舞台上的搭档,舞台下的好朋友。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直到他为考大学离开部队。

那天,我们第一次单独“约会”,他说等他“功成业就”后会来找我。冬天的北京寒风凛冽,我的身体在军大衣里瑟瑟发抖,但心里却暖洋洋的。我们距离一步之遥,懵懂无知中甚至连手都没拉一下,但我把他这句简单的话当成了我们心灵的约定。

我们信守诺言。2年后,我考上了“人艺”,他也如愿上了大学,我们才真正走入常人眼里的恋爱程序。

后来,为了我事业的发展,他鼓励我出国,这一别又是3年。3年里,我无数次地重复着同一个梦境:我们在大西洋海底,可每次都在快抓住对方的一刹那,被一层厚厚的透明塑料膜阻隔。他指指上面,可当我游出水面时,只看到漫漫无边的海水。我无数次从这个梦中惊醒,思念像潮水泛过心头,有时,我有坚持不住的虚脱感,希望不顾一切地回到祖国,回到爱人身边。

分别3年后,当时我已经是美国的一家华语电视台的雇员,他正好有一个机会去泰国,我便放下手头的一切到泰国与他相会。

到泰国的第二天我们决定结婚,因为分别的时间太长,总怕这是人生中的最后一次机会,失去了就后悔终生。结婚的同时,他竟拿到了在国内被拒签了无数次的赴美签证,这是我们都始料未及的。

一个月后,我们双双赴美,我回到电视台继续工作。而这时我却发现自己意外怀孕了。

在国内生意场上春风得意的先生在美国的事业起步并不顺利,被老板炒鱿鱼和炒老板鱿鱼成了他的家常便饭,原本心情烦躁的他看着我日渐隆起的腹部,几乎愁白了头发。几个月后,我不得不暂时放弃电视台的工作。生存的压力像一座大山压得我们透不过气,很多次,我们因为感到无路可走而抱头痛哭。然而美国是不相信眼泪的,为维持生活,我们不得不在美利坚干起了“摆地摊”的活。

记得一个周末,我去给他送饭,开车近两个小时才到了他“练摊”的市场。当看着自己的大肚婆顶着烈日,拎着饭盒,步履蹒跚地向自己走来,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我分明看到眼泪在他的眼里打转。他用近乎抽泣的声音说:“你嫁给我,真委屈你了。”为缓和凝重的气氛,我故意拿起钱袋胡乱翻了几下,“高兴”地说:“嘿,今天生意真不错。你说得对,咱自己干就是比打工强。”我替他招呼顾客,让他到后面吃饭。半小时后,我去收拾饭盒时,发现饭菜依然完整地呆在那儿,有的只是一地的烟头。

后来,每当我们回忆这段时光,他不无感慨地说:“你当时身上穿着红色的长裙,像一株盛开的鲜花,我在心里暗暗发誓,绝不让你再过这样的苦日子。”

终于,我们的女儿在我们为生活奔波一筹莫展时出生了。我心里除了喜悦就是无助,看着那么弱小的她,我不知道自己该怎样把她养大,我的心开始像任何一个初为人母的女人一样变得脆弱而敏感起来,因为今后,无论是快乐还是痛苦,都不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为给女儿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生完孩子后没多久,我们与朋友合开了一家小公司,生活才渐渐走上正轨。

女儿成长在母亲心酸的泪水中

女儿出生后,我们忙于新开张的公司,尽管心里对她满存着爱恋,但在生活中实在对她照顾得太少。但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她居然健康地成长着,并十分懂事。

女儿1岁多的时候,有一次睡到夜里2点多,突然大哭不止。我们忙下床看她是不是尿床了,不是;又摸摸她的头,也不发烧。怎么看也看不出不妥后,累了一天的先生不免心烦意乱,于是照着她的小屁股猛打了两巴掌,女儿被突然的猛击吓懵了,睁大眼睛不敢再哭。到四五点钟,我们发现女儿发出轻轻的喘息声,我用手一摸她的头,烫手。我们赶忙送她去附近的医院急诊。经过医生的诊断,女儿得了急性中耳炎。当我们进到急诊治疗室里,发现女儿已经被美国医生放在小床大小的冰盒上,身上被扒个精光,女儿一边哭一边大喊妈妈。我除了对美国这种“缺乏人道”的治疗手段不理解以外,更加埋怨和责怪丈夫让女儿不仅忍受病痛还要挨父亲的责打,我狠狠地在老公的胸口上捶了几拳,并且止不住地哭了起来。

那时我负责跑外联,丈夫负责坐阵洛杉矶。女儿太小,只好跟着他父亲留在洛杉矶。美国大部分幼儿园都不接受3岁以下的孩子,先生只能像拖油瓶一样拖着她四处走。每次我回到家里,总看见女儿干干净净的幸福模样,一直以为她被父亲照顾得很好。直到有一次,我没有通知先生,临时决定回洛杉矶。

那天,因为飞机晚点,我到家已经是凌晨1点钟了。先生还在和朋友谈生意。我进门一眼就看见了围着那几个大男人满地乱跑的女儿。我顾不得旅途的疲劳,一把就把女儿抱在怀里,女儿身上的衣服发出了强烈的刺鼻气味,奶渍、饭渣、可乐汁,把白色的小T恤染得已看不出原来的面目。孩子当时刚会讲话,不停地兴奋地喊着妈妈。我当即责问先生,为什么孩子还不睡觉?先生不好意思地讲,女儿已经习惯了他的作息时间,不到凌晨2点不睡觉。

看我回来,几个朋友开始七嘴八舌地向我“告状”:“王姬,你可回来了,你女儿都快成野孩子了。”“他爸爸整天忙工作,每顿饭都不能按时给她吃,有时根本就忘了给她吃饭。”“你看她的衣服,可能又是一个星期没换了吧。”“一次,你先生到我那儿谈事,你女儿像几天没吃饭一样拿起我准备做午餐的汉堡就啃,结果吃了一半,她就在地毯上睡着了。”

大家七嘴八舌讲着,他们边说边笑,我却是一边听,一边流泪。

这时,女儿双手捧着一个几乎比她头还大的纸筒可乐杯,歪歪斜斜地朝我走来,小嘴里还热情地说:“妈妈,喝可乐。”

我顾不得多想,拉起女儿就往楼上走,“妈妈给你洗澡,然后陪你睡觉。”

上楼时,我让先生去灌瓶奶给孩子,等洗完澡,孩子他爹抱着十几个长了毛的奶瓶不好意思地说:“洗瓶机坏了,这些都还没来得及手洗,先用我手里的这一个吧。”我拧开瓶盖,用鼻子一闻,一股酸奶的味道直冲鼻孔,我带着不满的口吻讲:“这奶瓶都成酸奶瓶了,你就用它每天喂孩子呀!”

他说这阵子他又当爹又当妈,还要做生意,孩子能够不生病已算是万幸了,别再抱怨了。望着他那消瘦的脸和疲惫的布满血丝的双眼,我无话可讲,是啊!他也不容易,一个大男人正在事业上拼搏的时候,能够把这些对付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何况他还处心积虑地瞒着我,不让我担心。每次我从北京打电话回来问女儿的情况时,他总是非常自信地回答“正在茁壮成长”;而每当我要回来,他总是突击着把家和孩子弄得干净而漂亮,这些细微之处不就是对我的关怀和爱护吗?

当天晚上,女儿睡后,我用洗衣机洗了三筒,才终于把他们父女俩的脏衣服洗完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放心把女儿交给他单独看管了,宁愿自己累一些,也坚决把她带在身边。

在这样的环境中,女儿变得非常懂事听话。他似乎知道爸妈为生活奔波并不容易,平时只要吃饱了,从来都不给大人添麻烦。

儿子是我一生的亏欠,我愿为他献出一切,甚至生命

不知道是不是上帝总愿意用一些生命中的遗憾来教会我们懂得更加珍惜生命,儿子来到这个世界,却给我带来了一种永远无法释怀的遗憾和悲伤。

儿子是我在拍摄《北京人在纽约》时意外到来的。在开拍近两个星期后,我的身体明显出现不适,到医院检查的结果是怀孕了。这时候换人会给剧组带来巨大损失,这是我不愿意的。考虑再三,我决定继续留在剧组。当时,我并没有想到这样的决定会给儿子一生造成严重的后果,否则我宁愿倾家荡产也会离开剧组。

尽管我非常小心地呵护腹中的小生命,但拍戏的艰苦生活谁都无法改变。餐馆里的戏必须在夜间餐馆关门后才能拍摄,从夜里10点拍到早晨8点。因为超负荷工作,我急剧地消瘦。每当一天的拍摄结束后,我总要对我那未出世的宝贝表示深深歉意,我知道他在我腹中一定委屈地抽泣着,抱怨妈妈为什么这么狠心。

儿子顺利来到了这个世界。然而生活的很多不幸,又怎么能够预料?

1997年元旦,儿子突然口吐白沫,抽搐不止。我们把孩子送到儿童医院急诊室,医务人员展开了紧张的抢救。护士手拿银针,在我儿子的小脑门上扎了好几下,但始终找不准血管。我按着儿子不停抖动的弱小身体,觉得他随时会像风一样从我手中消失。下半夜,我接到了儿子的病危通知单,上面一行大字触目惊心:间歇性癫痫病!我拿着这张剧烈地灼痛着我的双手的薄纸,跑到外面的雪地里,任凭冰凉的泪水在脸上和下巴上结成冰柱。这一刻,我的心缩成了一个小团。

就这样在雪地里呆了半夜。天亮了,我鼓足勇气回到儿子身边,他已经安静地睡着了。

间歇性癫痫病,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没有一种药物能根治。我不明白这个可怕的病魔怎么会降临到我那如天使一般的儿子身上。后来医生告诉我,从我孩子的病例来看,可能是我怀孕期间过于劳累所至。医生的话,让我从此背上了沉重的十字架——我一手造成了儿子一生的痛苦,对于一个母亲,这是永远不可原谅的疏忽和过错。

从此,我像任何一个家中有这样病孩的母亲一样,常泪流满面地四处奔走。为了救我的孩子,朋友介绍的老中医、报纸杂志上任何一个角落关于这个病的广告我都不放过,有时甚至花很多钱买回一些根本就不能吃的药。朋友说我不像一个浸淫在美国高科技生活中的人,而像一个没有文化的家庭妇女,明明知道那是骗人的东西还非要去试一下。对这样的话我一笑置之。他们不明白,一个母亲愿意抓住任何机会拯救自己的孩子,哪怕只有百分之零点一的成功可能性,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可能因为自己是中国人的原因,我非常相信中医的疗效。后来我带着儿子频繁回国,四处寻医。一次,我在报纸上看到北京一家大医院中医专科的广告,说可以治愈癫痫病,我忙带儿子前去就医。医生为他诊断后,信誓旦旦地说可以治好,让我先拿半个月的药,半个月后再复诊。我心里乐滋滋的,觉得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但当拿到那几盒外包装破烂不堪、生产日期被黑墨水遮盖的药丸后,我的心情一下从天上摔到了地上。他们怎么能这样欺骗本来已经因为自己或亲人的病痛而备受煎熬的人呢?我的委屈感油然而生。我跑到院长办公室说理,虽然最终我退掉了这几盒变质的药丸,但沮丧之情无以言说。

“又没希望了!”回家的路上,这个念头将我折磨得死去活来,我不得不将车停在路边,擦拭模糊视线的泪水。懂事的儿子用小手抚摸我的脸,说:“妈妈不哭,我不怕病,不怕痛,也不怕吃药,我什么都不怕,只要妈妈不哭。”我怎么能在幼小的儿子面前露出这样怯懦的表情?我的不自信会让孩子无法自信地去面对病痛,我在心里深深自责。“妈妈也不怕,你一定会比其他孩子更幸福!”我拍拍儿子的头,擦干泪水坚定地上路了。

我经常想,如果儿子的病能够通过某种器官移植来治愈,我愿毫不犹豫地捐献我的任何器官,可是……

儿子生病后,我经常反思自己的人生道路。觉得生活总是同时带给人们快乐和痛苦,但你无法选择用什么方法去承受痛苦、用什么形式来享受快乐。

养孩子对所有的父母来说,不仅是抚育的过程,更是一个重塑自我的过程。在有孩子之前,我想不出这世界上有谁值得我去为他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但有了孩子后,我知道如果真的需要,我愿意为我的孩子们献出自己的生命。


绿色免费专业软件:绝非虚构,千万企业已经选择,赶快行动!!   
人力资源软件 | 进销存软件 | 库管软件 | 客户关系管理 | 财务管理 | 更多免费 ... 战略理论 | 市场营销 | 人力资源 | 组织行为 | 财务金融 | 产品生产 | 经济学 | 专题文章

[ 电话:0571-85462761 王先生 QQ: 124520435 加入软件QQ群 - 中国杭州 - 浙ICP备06022039号]